欢迎致电:010-63691557 注册

发改舆情

贵阳取消汽车限购 京沪等地解绑或将分步走

发表时间:2019-09-18    作者:     来源: 人民网-汽车频道

9月12日,贵阳市政府宣布取消购车摇号政策,成为目前全国实行限购政策的9省市中首个全面取消限购的城市。目前,广州、深圳、贵阳、海南已宣布放宽或放开限购政策,但尚有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石家庄未对现行政策作出调整。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城市,此前积压了很多购车需求,不可能全部放开,这些地方或将采取分步走的方式,放开部分号牌需求。

贵阳成为首个取消限购的汽车限购城市

贵阳是继北京、上海之后第三个实行汽车限购政策的省市。2011年7月11日,贵阳市政府出台了《贵阳市小客车专段号牌核发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

事实上,今年以来,贵阳已三次增加小客车专段号牌摇号指标数量,从去年的每月2800个增加至目前的6500个。贵阳并不是第一个对汽车限购进行放宽的城市,今年5月底,广州、深圳已出台新政策,增加摇号指标的数量,其中广州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深圳在2019年至2020年每年增加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万个。

贵阳虽然不是首个对汽车限购“松绑”的城市,但限购已有8年历史的贵阳却成为全国首个响应号召彻底取消限购的城市。至此,全国实行汽车限购的城市由9个减少为8个。

为稳定汽车消费 今年多个城市开始对汽车限购“松绑”

2018年,汽车行业28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2019年以来,下滑态势仍在延续。中汽协最新数据显示,1-8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593.9万辆和1610.4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2.1%和11%。

为了提振消费,今年以来,国家出台了多份文件力促汽车限购“解禁”。4月国家发改委拟定的《进一步扩大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实施方案2019-2020年(征求意见稿)》指出“限购必须取消”;6月国家发改委《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指出“限购应当取消”;8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指出“限购应逐步放宽或取消”。

各地方政府在跟进政策的动作上也由“观望”到“松绑”逐步发展至“解禁”。除了贵阳以外,广州、深圳、海南三省市此前已分别就限购政策做出积极回应。

6月3日,广州和深圳两市率先发布新政,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其中,广州市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将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深圳市在2019年至2020年每年将增加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万个。

8月30日,海南省多部门联合公布《关于落实汽车消费政策措施》,自2019年9月起,截至摇号当月,上年度同期上月废弃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自动计入本年度当月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总量。2019年8月至12月,在原定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数量的基础上,每月适量增加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

一线超大城市解除限购还需分步走

数据显示,全国共有61个城市汽车保有量超过100万辆,27个城市保有量超过200万辆,8个城市保有量超过300万辆。此前实施限购政策的地区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石家庄、贵阳、海南共九省市。

贵阳虽然率先取消限购,但在人口密度国内最大、社会资源聚集、交通拥挤度领先的京沪地区,相对复杂的实际城市情况降维“解禁”带来较大难度。对此,汽车行业专家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建议。

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表示:“对于北京、上海等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城市,此前积压了很多购车需求,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放开。虽然北京、上海直接取消限购很难,但这些地方或将采取分步走的方式,像广州、深圳一样放开一部分号牌需求。”

中汽协秘书长助理陈士华则认为:“北京可以学习上海放开一部分郊区牌照的做法,像上海专门设立了一个沪C的牌号,车辆买了以后只能在郊区开,这样也可以大部分解决郊区居民的出行需求”。

虽然京沪“解禁”存在难度,但在宏观政策为提振促进汽车市场消费的再三指引下,已有越来越多省市的限购政策出现松动,这确实为京沪逐步放宽限购政策提供了更多的思路与范本——以新能源为先行松绑突破口,或转而采取摇拍限相结合的方式予以过渡,如此“分步走”的模式虽需耐心,但或许是京沪“解禁”的一条思路。


责任编辑:星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