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致电:010-63691557 注册

发改舆情

扫黑除恶“山东战役”打掉千余“保护伞”

发表时间:2018-09-26    作者:     来源: 北京青年报

827日至91日,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9个督导组完成对山西、辽宁、福建、山东、河南、湖北、广东、重庆、四川九省市的进驻工作,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此前,中央第1督导组先行进驻河北省进行为期1个月的试点督导。

830日,中央第5督导组进驻山东。山东省迅速打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山东战役”,910日至15日“山东战役”第一阶段任务已经完成。925日至30日,“山东战役”第二阶段已经打响。

25日,山东省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会上公布,截至925日,山东省共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7661064人。

督导组

专门开设电子邮箱方便举报

里的大喇叭播放举报方式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山东了解到,中央第5督导组在山东创新了举报方式。

中央督导组进驻山东后,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举报电话和邮政信箱。同时,督导组还创新地公布了专门开设的电子邮箱zyshceddjb@126.com,这在全国10个督导组中是独创。山东省政法委副书记李娥说,电子邮箱方便快捷易操作,方便群众举报。

除了通过媒体公布举报方式外,中央第5督导组还借助移动通信网络基站,向号码归属地为山东的手机用户,以及正处于山东境内的外地手机用户群发短信,传递扫黑除恶工作信息和举报途径。

值得一说的是,山东省积极配合督导工作,运用综治信息平台和村村大喇叭,推动和滚动播放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进驻山东的报道和举报方式。

被约谈人要先进行自我评估

在工作举措上,第5督导组进驻山东以后,扩大了约谈范围,对市以下全覆盖、逐级约谈,制定发放统一的约谈评估表,由被约谈人对所在地区扫黑除恶形势和效果进行自我评估并签字,评估分为三个等级:“好”“一般”“差”。

自我评估的结果,中央督导组是要带下去一一落实的。”据山东省扫黑办工作人员透露,有地区在自我评估时对本地扫黑除恶情况的评价是“好”,但被中央第5督导组工作人员直接问,“为什么自我评估是好但收到针对你们的举报信却不少”。

除此之外,在采访时记者了解到,领导干部在被约谈时也会被问及“为什么会觉得好”“为什么一般”等问题。

山东省根据中央第5督导组在督导工作动员会上的要求,从831日至94日,组织市、区县、乡镇、村(社区)四级领导干部逐级逐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约谈评估。

按照要求,市委书记约谈县委书记、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市公安局局长;县(市、区)委书记约谈县(市、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县(市、区)公安局长和乡镇党委书记;乡镇党委书记约谈派出所所长和村支部书记。

目前,山东全省有87393领导干部参加了这轮约谈。其中,市级共约谈232人,县(市、区)共约谈2282人,乡镇共约谈84879人。其中,自我评估结果为“好”的76622人,占比87.7%;“一般”的10498人,占比12%;“差”的273人,占比0.3%

进驻半月侦办涉黑案件六起

99日开始,中央第5督导组分为3个小组,分别前往济南、青岛、临沂三市,开展为期5天的第一轮下沉督导。

督导组组长沈德咏前往济南、聊城两市进行机动督导,副组长成平前往青岛市调研督导。各下沉督导组听取了市县两级工作汇报,与市县乡村相关负责人、举报人、办案人、知情人共307人个别谈话,暗访核查线索59条,了解正在侦办的涉黑涉恶案件4起,召开11次座谈会,发放调查问卷520份。

91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与山东省委第二次工作对接会在济南召开,沈德咏通报了第一轮下沉督导阶段工作情况。

当时通报,中央第5督导组进驻以来,全省公安机关侦办涉黑案件6起、涉恶案件19起、涉恶类共同犯罪案件192起;提起公诉26194人;集中宣判黑恶势力犯罪案件23142人。全省纪委监委查处涉黑涉恶腐败问题119151人,其中涉“保护伞”案件5774人。同时,督导组进驻后,刑事警情同比下降12.1%,八类案件发案同比下降38.9%

917日,督导组开展为期5天的第二轮下沉督导,分别前往枣庄、烟台、泰安三地。

山东省

“山东战役”制定了实施方案

山东要求“五级书记抓扫黑”

沈德咏在多个场合提及,要集中时间、集中兵力打一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山东战役”。在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与山东省委第一次对接会议后,根据督导组的整改要求,山东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制定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山东战役”实施方案》。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山东战役”实施方案》中提出,将集中统一行动分为两个阶段。

910日至15日为第一阶段,各地各部门按照“4个一批”要求,也就是“纪委监委要公开查处一批,公安机关要公开移送起诉一批,检察机关要公开提起公诉一批,法院要公开宣判一批”,省纪委监委、省高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分别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本系统开展“山东战役”集中统一行动情况。

925日至30日是第二阶段,以省扫黑办名义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山东战役”重大成果,省纪委监委、省高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接受媒体现场采访,回应社会关切。

其实,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山东战役”实施方案》之前,山东省已经印发了《山东省扫黑除恶工作实施办法》。今年1月,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后,26日,山东省启动了《实施办法》起草工作,326日,《实施办法》印发全省,以党内法规形式出台扫黑除恶工作规范性文件。

山东推动了“五级书记抓扫黑”工作,要求省市县乡村五级党委书记“一把手”担任负责人开展扫黑工作。在采访中,来自基层的菏泽单县南城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马瑙说,由书记亲自抓扫黑,一方面在重视程度上提高,“一把手”直接抓扫黑,力度更大,群众也更放心、信任;另一方面,在资源的整体配置和调动上也更加便利、协调。

三十万网格员参与扫黑除恶

既然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山东战役”,全面动员发动群众就成为一项先决工作。

在泰安市房村镇,记者看到,每隔几米就挂着一幅红底白字的扫黑除恶宣传动员横幅,内容有“扫黑除恶出重拳,不获全胜不收兵”等。

扫黑除恶的前沿阵地是县乡基层。房村镇党委副书记李延村介绍说,他们在全镇31个村播放音频,早晚分两个时间段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广播宣传,而且派出宣传车在村里循环宣传。

镇里统一制作了横幅、宣传标语模板,印在空墙上。此外,还印制了公开信、明白纸,挨家挨户向村民发放。记者在现场看到了公开信,公开信最下方是回执单,要求收到公开信的人要在“公开信收到,内容已了解”后面签字,并且,送达人也要签字。以此保证,发放公开信不是走形式,而是希望每个村民都能看到信里的内容。在明白纸上,记者看见上面解释了扫黑除恶的一些基本问题。无论是公开信还是明白纸,最后都附有举报方式。

除此之外,李延村说,镇艺术团排练扫黑除恶文艺节目在各村演出,还在现场开展群众有奖问答等活动,普及扫黑除恶相关知识。

就山东全省来说,山东省发挥综治网格员贴近群众、覆盖面广的优势,组织全省30万网格员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集涉黑涉恶线索。

“保护伞”数量居全国前列

64日,山东省纪委通报5起不担当不作为典型问题,其中第一起就是“平阴县委、县政府和相关部门单位打击村霸恶势力犯罪团伙不担当不作为问题”。

据通报,济南市平阴县安城镇东毛铺村张学文为首的村霸恶势力团伙,干扰破坏村“两委”换届选举,长期把持基层政权;通过挑头闹访、胁迫等非法手段获得占地补偿款4000万元;多次组织群众缠访、闹访,围堵县、镇办公场所和公安机关,严重干扰正常办公秩序和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而平阴县委、县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放任村霸恶势力壮大,因此纪委监委和组织部门对包括前后3任县委书记在内的14人追究责任,其中2人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再如,烟台市高新区西泊子村原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朱永君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把持多个乡村组织政权,针对此事,省纪委监委机关抽调4名处级干部现场督办,对朱永君及10名组织成员的违规入党、当选村支书等问题进行调查,目前,已经对36名责任人作出严肃处理,其中1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山东查处“保护伞”数量长期居全国前列。山东省设立机制,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机关办理案件时,发现涉及对方管辖的涉黑涉恶问题线索,明确在5个工作日内进行移交。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对过去两年侦破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逐案过筛,全面梳理排查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问题,特别是“保护伞”问题线索,累计发现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问题线索328件,涉及441人,已案例

案例1

村支书常年打骂村民们

被抓后人们放鞭炮庆祝

李某被抓的当晚,村民出来放鞭炮庆祝,大家还约着一起去喝“喜酒”。这是在菏泽市成武县一农村发生的场景,被抓的是村支书李某。

20185月,警方接到高速公路施工方报警,因为修高速路途经李某所在村庄,李某觉得这是个发财的大好机会,就动了心思。他组织人通过在路上阻拦施工车辆等方式,想要强行承包渣土工程。这次报警,导致李某为首的14人涉恶团伙被逮捕。

李某是该村的村支书,2000年,28岁的他就成为村支书,之后便一直通过威胁、强迫等暴力方式,长期把持住村支书的位置,直至被抓。

在村民眼里,李某一米八多的身高,200多斤的体重,自小学习武术,动辄殴打村民。因为对某个村民不满,李某就利用村里的大喇叭,针对村民个人破口大骂。

201711月,村里一位魏姓老人和李某产生一点小纠纷,李某将已经77岁、体重不到80斤的老人举过头顶摔在沟里,用脚踢老人头部。村民上来阻拦,李某是谁拦打谁,老人的老伴儿劝说,也被李某打了两巴掌。据村民说,当时打得老人胳膊上的骨头都露出来了,这件事引起村民极大愤慨。警察调查时,被打老人仍旧因为害怕李某而不敢承认自己被打。

类似这样的事儿还有很多。修高速路时占用耕地会给村民补偿款,因为看好了村民单强家的地能拿到补偿款,李某强迫单强要承包地,当时说好,李某支付单强1.3万多元,但到最后,李某只给了3000元。

单强不敢当面向李某要钱,就托村里的干部去说。结果,自那之后,李某就纠集了50多个地痞流氓,整天在村里走街串户地喊“见了单强,打断腿”。

慑于他的威慑力,村民三缄其口,以至于给民警上门调查也造成很大困难。成武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指导员琚中方说,民警去村里调查,向村民询问自己要找的人,被问到的村民明明就是本人,却告诉民警“他在那边,你们去那边找”。至于不给民警开门的事,就更是“家常便饭”了。

案例2

“套路贷”组织主犯自首

借款理由要求写“打胎”

济南市历城分局洪家楼派出所副所长曹峰超至今记得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来派出所自首的情景。当时,曹峰超准备外出执行任务,在派出所门口看到一个人觉得面熟,“这不是李某某吗?”他走上前去询问。对方回答说:“我是李某某,我知道你们在找我。”

2015年,李某某成立公司,掩饰放高利贷实施诈骗、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并获取暴利,涉嫌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案涉及被害人600多人,涉案资金1300余万元。

李某某案件案发是在今年2月,当时,山东大学女学生崔兰前往历城分局报案,称自己因借高利贷被控制,被诈骗钱财1万多元。崔兰说,自己在一家公司借款5000元,扣除利息、手续费、身份证押金等费用,实际到手2200元,但被要求写借款一万元的虚假借条。后来,因为无力偿还,崔兰被控制,并被胁迫其家人在借款不到1周的情况下还款1.5万元。

历城分局刑警大队机动中队民警王涛说,李某某等人利用“套路贷”针对在校大学生和年轻人实施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所有借款的女大学生,借款理由都得写“打胎”,男的都得写“给女友打胎”。

去年10月,孙娆向李某某组织借款6400元,2018年春节,李某某下属陈某某前往孙娆家要钱,要挟孙娆的父亲说“不还钱就把女儿带走”。孙娆家庭贫困,姐姐身患白血病,家里只有几天前村民为孙娆姐姐治病而集资捐款的两万元。孙娆父亲苦苦哀求都没用之后,心一横没有开口给钱。陈某某等人就将孙娆带出村子,走了十多里地,孙娆父亲追上来,把两万块钱给了陈某某。

案发后,李某某逃匿。公安机关对他进行了网上追逃,对他的行踪进行研判,并给其家人做思想工作。加上手下接连落网,以及扫黑除恶宣传,李某某最终选择自首。


责任编辑:陈青青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