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致电:010-63691557 注册

发改舆情

政府机构改革"回头看" 进展顺利成效显著

发表时间:2019-03-08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2019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结道:“国务院及地方政府机构改革顺利实施。重点领域改革迈出新的步伐,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全面实行,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力度加大,营商环境国际排名大幅上升。

在具体讲到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和治理创新时,李克强总理作了进一步总结。这说明,2018年中国各级政府的机构改革,进展非常顺利,不仅完成了预期的要求和任务,而且在提高政府效能,建设法治政府,强化重点政府职能,如开展大督查,进行审计监督等方面,也取得了重要的成果。

就生态环保大督察方面来说,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2016、2017年连续两年进行环保督察的基础上,2018年在生态环保方面进行了“回头看”大督察。而且从效果上来看,各种污染物排放都明显下降。人民群众最有获得感的是空气质量的显著改善。过去来北京的人都感觉到北京空气污染严重,不敢来北京。连北京人都觉得要去外地买房子,逃避北京。现在大家不仅敢来了,而且北京人也觉得去外地买房子已经没有必要了。

这些成果的取得,从机构改革的角度来说,是因为2018年组建了新的生态环境保护部门,即国家生态环境保护部。更具体地说是在国家生态环境保护部里设了一个特殊的机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这个机构和其他机构不一样,冠名“中央”,表明它不仅仅是国务院的机构,而且还是党中央的机构.

这个机构是2018年党和国家机构、国务院机构协同改革后的产物。因为环保部门是国务院的组成部门,但是环境质量不仅仅由各级政府负责,而是党政同责。如果要党政同责,就不能仅仅由国务院环保部门的督察机构来落实责任,而应该由中央机构来落实责任。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的成立,从机构上确保了生态环保的党政同责,从而让地方党委和政府高度重视生态环境质量。2018年的实践表明,这一机构改革,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当然,生态环境领域的机构改革,只是政府机构改革的一部分内容。2018年,国务院从大的方面来说,机构改革成果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整合机构,减少机构的总数,进一步实现了精简政府。二是新设了一些机构,进一步强化了部分公共管理职能的组织基础。

前者主要是体现在整合了部分机构,在整合后,国务院组成部门为26个,离理想的目标也就是内阁部门总数在15-20个左右,还有一定距离,但整体上正部级机构减少了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了7个。

后者除了上文所说的组建了新的生态环境保护部外,还新组建了自然资源部、文化和旅游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退役军人事务部、应急管理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医疗保障局等,而国土资源部、国务院法制办、国务院三峡办、银监会、保监会等将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些新组建的部门,退役军人事务部整合了多个机构的相关职能,为进一步更好地解决退役军人的相关问题,更好地为退役军人服务,奠定了机构方面的基础。新组建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则为进一步改变人口政策,更好地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和优质医疗服务,奠定了机构方面的基础。文化和旅游部的组建,则为事实上存在的文化搭台、旅游唱戏的文旅经济的发展在组织方面提供了新的保障。

在中央和国务院的机构改革完成之后,各级党委和政府也开始了机构改革方案的设计工作。到2018年10月份,各省市自治区的机构改革方案获得中央批准,并顺利实施。省级党委和政府的机构改革成果首先体现在数量上,按照中央的要求,都在60个以下,其中重庆市委、市政府机构总数略超,共64个。海南和宁夏省级党政机构最少,只有55个。各地党政机构,在总数上都有一定幅度的减少。

其次体现在和中央改革保持对应上。从原则上来说,地方政府机构设置,可以有自己的灵活性,不一定完全按照中央的框架来设置,从而反映地方特色。但中国是单一制国家,中央重要机构的变化,地方的党政机构也会有相应的变化。所以2018年地方党政机构改革,还反映在根据中央的变化,增设和减少相应的机构上。但各地还有因地制宜,保留了本地特色的机构。不同省市自治区,机构数量和名称的差异,就可以看出,不同地方在机构上的特色。

具体地说,广东省有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山东省在省委设置了海洋发展委员会,在省政府中设置了海洋局,浙江组建了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山东、福建等新成立了大数据管理局,广东等省在省经信委内部设立了大数据局。广东和湖南舍友能源局。重庆和海南组建了规划和自然资源整合的机构等省。而海南组建的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一个机构对应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电总局、体育总局等三个中央部委,可以说一定意义上保留了过去海南省小政府大社会建设的传统。

2018年的机构改革,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党、国家和政府机构整体性的机构改革。过去的机构改革为了保持政治和国家稳定,重点基本都是国务院和各级地方政府的机构改革,主要为了适应经济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建设的需要,一方面逐步精简计划经济的部门,同时也逐步新设市场经济的宏观管理、市场监管和行业管理部门。当改革开放进入到一定阶段之后,开始新设和强化相关的公共服务部门。而在风险时代,着眼于风险防御的部门也逐步得到了强化。其目标是精简政府机构,调整内部结构,合理配置政府职能。

2018年的机构改革,从政府部门来说,可以说都是这些方面的继续,其特色则是中央、国家的相关机构和政府机构一起改革,所以,2018年的机构改革,一方面也是国务院和地方政府的机构改革,同时也是党和国家的机构改革。党、国家和政府的机构进行全面系统的深化改革,可以说在组织体制、机制和程序等方面,解决了相互之间不协调的问题,从而为更好地推进工作,如生态环保质量的改善,提供了组织的保障。

当然,2018年的机构改革,依然只是整个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的一环。未来还会根据实际需要,继续推进和深化政府机构改革,从而最终实现精兵简政和效能政府的目标,为更好地建设服务政府、法治政府,更好地管理社会、调控宏观经济和进行市场监管,高质量地提供公共服务,提供组织机构的保障。

毛寿龙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责任编辑:张佳

联系我们